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杜康

强壮,所以离群而居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地产“戴尔”:顺驰的异端疯狂 (下)  

2005-08-08 12:42:02|  分类: 鱼的天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顺驰的难题

   “疑人不用”好像已经过时,“用人也疑”正在成为时尚。可是来了个孙宏斌,反其道而行之,为了抢时间,坚持用人的全部就是“信任与授权”!寄希望于用“信任并尊重每一个人”这样的企业文化,将员工的能力100%至200%引爆出来。

    或许在联想的那段含冤入狱的经历给了他人生最深刻的记忆。不公正的判刑,让他深为联想失去了像他这样一个有理想、有激情、有魄力、有担待的年轻人而惋惜!他在监狱中就下定决心,自己将来办公司绝对不犯类似的错误!年轻人表现出的狂放是可以引导的!只要给他们一个平台,他们是最富激情、最自觉、最敬业、最无私的人,因为他们的未来押在这上面!有激情、有荣誉的年轻人就值得信赖,而且“信任必须是完全彻底的,信任必须具有穿透性”。

    可是这种“信任的穿透性”也正在经受考验。年轻人有激情,经验也极度缺乏,很多事情都是凭着感觉和个人喜好来做。管理上的随意性与跳跃性,会造成极大浪费。北京领海就是一个鲜活的证明。顺驰砸了4500万元的广告费,开盘4个月以来,只卖出100套左右,总回收款也才只比广告费多一点点。笔者去参观了现场楼盘,园区构造、总体设计与样板房都属上乘,产品有一定品位。可就是北京南城不受中高收入者看重。隔路相望的Townhouse标价5900元没人问津,而顺驰的板楼就要卖5700元,周围几个楼盘的价格也就是3000~4000元。顺驰在北京找的另外两幅地,也因为区位不好,而市场前景不妙。房地产还是个需要经验的行当。经验不足,判断就会出问题。

    现代企业制度从其本性来说,是对人的不信任。商业社会正是用严格制度来规范和制约人的劣根性。顺驰选择年轻生龙活虎的代价是内部管理的混乱与无序。这是中国许多民营企业在20世纪80年代创业之初所呈现出来的状况。比如当年的四通,年轻朝气充满了创造力,可是却不得不为此经历一次又一次的高层对抗与反叛。顺驰从一个地方性公司在一年之内迅速蔓延成一个全国性公司,对其领导能力与管理能力都提出了严峻的挑战。这时,简单复制一个地方性公司的做法,不可能不收获背叛与混乱。据报道,顺驰人的流动性很大,北京公司的一把手就几易其人。大出大进,尤其是区域战场上的一把手反复换人,是兵家大忌。

    中国毕竟是个信用体系没有建立,自由市场经济与法制社会还是一个理想。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与人文环境,说“信任必须是完全彻底的”,到底是一种蛊惑人心的口号还是可以实行的主张?据孙宏斌透露,北京公司现有280多人,而实际120人就足够了;上海公司现有员工600人,其实200人也就够了;即便同时有200多人离开公司,顺驰也会照样运作。由此推理,现在8000多人的顺驰团队,应该有5000多人是可以离开而不影响工作进程的。还没有听说哪一个执行力强的公司,要靠这样的人才堆积来保障必要时有人干活的。这样异端的模式,既说明顺驰的组织执行力相当贫弱,同时也说明顺驰对自己没有信心,对顺驰文化没有信心,对顺驰现在服役的人没有信心!

    我们从孙宏斌那里听到的一直是顺驰人如何把别人用来娱乐、休闲、喝茶、会朋友的时间,都花在了工作上、加班上。可是也有另外的解读:顺驰的许多工作没有节律,大家平时都在推诿和拖延,直到最后十分钟,才把所有重大的事情一次性搞掂。凭此塑造一种玩命高效率的神话,实际上是缺乏绩效的代名词。

    顺驰的会议多,他们需要不断的统一思想,保证共同目标、共同行动和共同信念的贯彻,从精神文化到执行细节都要在会议上达成的共识。开会与实践,始终是两条路上跑的车,一个90%的项目都没有去现场考察的老板,单凭在会议上的指点江山、激扬口号,本意是忽悠别人去赴汤蹈火,到头来最可能的是只忽悠了自己,而那些庸众却得以在一旁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顺驰的未来走向

    顺驰商业模式的核心在于“勾兑”。勾兑虽然可以把资金压力分化到不同时段,但手法无论多么精妙,也必然要自己来消化高地价的积压。一个地域市场上最终产品价格的上浮是有一定客观限制的。顺驰想靠抬高最终产品售价的方式消化高地价,如果遇到强劲对手有组织的阻击,就是不跟着涨,顺驰有可能在一些区域市场落个“赔本赚吆喝”的下场。

    房地产是地域性很强的市场,一个城市的级差地租地图,是需要一定的经验和直觉性判断。开发商一旦在选址、市场目标定位等环节上发生错失,此后的工作多么出色都难免导致项目失败。顺驰是在天津以做二手房市场起家的,对不同区域的地段行情缺乏基本判断。顺驰在北京等地的项目因为前期工作的错失以及后期跟进过于急切,陷入被动,就是很好的警示。

    顺驰项目进度的“高速度”、“高效率”令业界咂舌,但是“萝卜快了不洗泥”。房地产关乎客户的终身安全和幸福,因而客户的要求是精工细作。顺驰为了促销,前期策划工作做得非常超前、精致,但后期跟进却往往以牺牲实体的质量为代价。这种忽略过程的做法是一把双刃剑,它顺应了顺驰模式加速资金流动的需求,却损害了客户的最终利益,最后只能以品牌价值的消耗为代价。

    顺驰的战略合作伙伴也是地产行业的一景,这种得益于IT业的合作模式无疑给传统开发商很多借鉴和思考。但顺驰做得并不到位,一些合作关系是靠声东击西、挂羊头卖狗肉等手段“套”得的,并且多数是挂“国”字头的旗帜,并不稳固。一旦国企改革个人利益与本体利益差异不能再大行其道,“国”字号的资金使用受到严控,这种合作关系也必然很快解体。而且很有可能在顺驰遇到危机时上房抽梯,使其雪上加霜。

    顺驰走向与“阳光地政”恰成负相关关系。当阳光地政金光闪烁虚有其表时,正是顺驰挥舞金剑招摇过市之时。“阳光地政”在实行的初期,或许会有许多变通,给勾兑留出了运作空间。但随着西洋景的拆穿,地方政府会面临若干来自地产商与媒体的压力,而会收敛其放水的幅度,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或早或迟终将来临。那时,虚假的“金剑”就不可避免地碰上真正的金剑,顺驰就不能再以眼下这种狂野的势头驰骋了。而且,紧绷的资金链成了悬在顺驰头上的“达摩克里斯之剑”。一旦有一个环节崩裂,必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,形成雪崩式的崩盘。这是顺驰所不敢想象又难于回避的现实。当然也有可能,顺驰跑马圈地已经抢夺了先机,使得它借用房地产的杠杆得以很快把虚假的“金剑”换成货真价实的金剑!顺驰的走向问题可以这样归结:一个赌徒习惯了牌桌上的竞技,下了牌桌后比拚腕力他是否能甘心?

    我们的眼前晃动过不少这样的企业家:牟其中、杨斌、周正毅、唐万里等等,过往他们曾抓住重大的机会,影响了数不胜数的事件,结果是成功导致他们滥用成功。最后是自己打败了自己。因为,蛊惑性的梦幻会首先冲昏他们自己的思维,偏执成性会首先抹去对现实最起码的尊重,周围阿谀成性的雾障会首先消解他们内心深处的谦卑。我来模仿一下孙宏斌的语气:历史就是这样写就的,太过急切的成功,太过轻松的跨越,最后都会反过来毁掉跨越者本人。除非顺驰米姆发生根本性的变异,否则,发誓“让世界重新走出旧轨”的孙宏斌与他的顺驰,也注定是一种短暂的历史现象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